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彭中天访谈:知难行易——文物产权交易制度的羽化成蝶   

2017-01-22 09:4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经常会问一个问题,谁是文物市场的管理者?文物局是文物的管理者,但不是文物市场的唯一管理者,文化部有市场司,工商局也可以管;包括鉴定,文化部也在鉴定,文物局也在鉴定,劳动部还在颁发职业鉴定的资格证,那叫乱。三驾马车,权限分散,这个市场一定是乱的。谁否定谁?谁都是合法的!但谁都不作为!文物市场现在急需一个统一的管理者。”——彭中天

彭中天访谈:知难行易——文物产权交易制度的羽化成蝶 - 彭中天 -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正在进行的2009年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上,一个个性鲜明的名词跃入了人们的视野——“文物产权交易制度”,这多少让“袖中议价”的文物交易体系为之刹那屏气,回首2000年圆明园兽首回拍全国上下一致的决绝,今年佳士得天价之梦的受阻,莫非预示着我们的文物真的需要披上新的甲衣?

“第三方”和文物弃暗投明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制度下,谁来为“献宝”买单?

彭中天:买单的是第三方。现在的矛盾集中在国家这边,《文物法》在这边摆着,从法律意义上讲,产权是国家的,但文物却在很多持宝人手上,产权和实际的控制权其实是分离的。由于这种分离造成的矛盾,一方面是管理无法到位,另一方面实际持宝人由于产权的困惑,在法律的威慑和利益的双重挤压下,文物便低价流失了,同时风险也传递了下去。

   这种矛盾怎么解决?一定是引入第三方。谁是第三方?就是对文物喜欢并且愿意掏钱的人,由他来买,这里的问题就都解决了,持宝人得到了应有的奖励,愿意出手;购买者也买到了有国家认可保障的东西;而在一个公开的市场上买的东西,就国家来讲,不知名持宝人手上的文物现在浮出水面了,愿意接受国家管理、愿意办理一些手续、愿意缴税,对国家来讲没有损失,在这个过程之中,一是规范了,二是得到了收益。解决了文物从暗到明的问题,将散落的文物登记造册,进入国家的管理体系了,问题就好解决了。

降低门槛,大众投资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的运作特点是什么?

彭中天:为什么不叫文物交易所,而要提出产权的概念呢?实则因为产权和实物是两个层面的东西。

   从实物交易到产权交易是经济史上的一个飞跃,是一种虚拟的形态。实物是不能分割的,就好比一件文物不能被分割,但如果把它提升到产权的概念上来,它就可以分割了,并且它的产权可以分割成若干份。这样的话,就成为了不是由谁来拥有一件文物,而是只要是参与的人,就都可以得到它的收益权,这是一种全新的交易模式。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一般的老百姓是买不起买国有企业的,但是变成股票就可以买了。同样,文物市场门槛过高,文物价格数额都比较大,也不是一般的人能参与的;因为购买数额巨大,买的人就会越少,文物市场的流动性就会放缓,所以文物产权交易制度就是为了降低这个门槛,增加流动性。那么这样一来,文物就变成了一个载体,并且完成了由实物到产权、由收藏到投资的提升。

   在文物产权交易制度下,购买一件文物的份额并不是为了完整的拥有它,而是享受它的增殖,就像购买股票一样。所以,购买它的份额,是收益权的转让,一万个人买了,谁都得不到这件文物,但是如果它的价格翻了一倍,大家的投资就都涨了一倍。所以文物产权制度可以极大限度地降低门槛,让人民群众参与进来,而这个也是我们国家文物部门应该做的事,因为文物的价值不应该被少数人所享有。中华文明五千年是我们共同的历史,是我们共同的祖先创造的文化,老百姓都应该有分享权、参与权,这也体现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所以如何让人民群众找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让老百姓能够进入?文物产权的意义就在这。不能再是几千年来买卖双方在手里比划价钱的落后交易模式(如:集贸市场、简单店面、鬼市等),也不仅仅是把文物的关系理顺了,而是找到文物资源在今天的商业模式、找到和金融接轨的管道以及大众参与的渠道。当我们把这种模式找到并应用之后,就会给这个行业带来超出想象的发展速度。

文物资源“三级跳”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制度下,怎样寻找文物与市场的接轨点?

彭中天:文物,它是有实物形态的物;其次,它有价值。是实物形态的有价值的东西,就是属于商品的一类,文物具有它的特殊性,但总归还是属于一类商品,是商品就有商品的共性,就需要对它进行规范、定价以及制定它的运作规则。

   任何经济学里面的商品,首要的问题就是产权,你不能拿别人的东西来卖。现在这件文物是不是你的,我们的文物市场都无法界定,文物市场焉能不乱!说得严重一点就变成销赃市场了。所以文物产权交易制度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规范产权,使它合法化。

   其次是保真。保真问题可以通过权威的中介机构来确认,目前这方面也需要完善。文物鉴定的问题,我相信咱们有这么多的专家,除非都是伪专家,否则不可能说不出一个真假来。在专家少、市场大的现状下,集中市场、集中专家、集中鉴定尤为重要。另外在现有的基础上,要引进科学。我了解的情况让我觉得很可悲,文物造假这一块对于科技的应用高于了我们的文物鉴定,为什么我们不引用科技?

    当然,可能有人会反驳,文物本身是具有特殊性的,不能将它的真假标准完全像验钞一样量化,我说可以。最通俗的例子就是《福布斯杂志》,它是个做标准的杂志,由经济学家尽可能地吸收影响真实结论的因素,然后形成标准,整理出一套公式来,之后每年把数据代入进去,就得出谁是富豪榜上的名次。准不准?不准确!但不准确,你不能否定这个公式,如果有人发现里面有问题,可以提出意见,然后再将公式进行修改,改完之后又是最科学的。标准越多,越接近真实性。

    第三才是定价。定价可以通过一个中介机构,估价事务所,它可以选取很多参照系,最后经过对比,大概在什么区间,确定以后就可以到交易所上网交易,最后由大家来认购,用人民币投票,这最公平。一个理性的政府,如果不让老百姓用手来投票,其结果只能是大众用脚来投票,一走了之不和你玩了。

   简单来说,就是把我们国家五千年留下来的,散布在各地的文物艺术资源,通过一定的规范,让它变成资产,再通过和金融的接轨,把它变为文物资本或者文化资本,就是这么简单的脉络。这是个三级跳,但是是可行的。任何资产都是可以证券化的,这就是金融。

悲悯文物的“灰色地带”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制度下的保真工作会不会成为制度推行的一大考验?

彭中天:我曾经拜访过启功先生,当时我问过他一个问题,我说你是中国顶级的鉴定专家了,在你的鉴定生涯里面,是不是只有黑白两个概念?有没有大量的灰色地带?他说有!我说你怎么处理?他的回答让我肃然起敬,而且也坚定了我对这个方向的研究。他说:“第一,中华民族灾难深重,留下的东西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这是他第一个观点;第二他说:“我这么多年经验的积累,自认为是有点水平的,如果连我都不能一眼看出是假的东西,它就有相当的价值了,与其少一件,不如多一件”。而且我相信,科技的进步和人类管理的完善是可以不断地发现问题的。

“梅·摩指数”有待脱离非理性竞价

中国文物网:文物的价值体现是多面的,文物产权交易的市场定价如何实现?

彭中天:从定价原理来讲,经济学里面有几种分类:第一是成本定价,就是一般的日用消费品的价格是根据成本来定价的;第二就是虚拟定价。虚拟定价就是根据大家的需求和稀缺性,拍卖市场就是典型的虚拟定价,现在的文物一般都是通过拍卖渠道来实现定价的。到达拍卖市场的文物,它本身的价值其实仅是一个参考,最终的价格,是根据拍卖现场每一个人的喜好程度来决定的,价高者得。

    就定价体系来讲,拍卖体系沿用了这么多年,虽说很古老,但不够科学。原因很简单:第一,它是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在一个少数的人群里,展开的非理性状态下的一种竞价机制,由一个人最后定价。我们都说这个东西值一百万,偏偏有人喜欢,说值一千万,它就变成一千万了,一万个人说是一百万都没有用,只要是有一个人说是一千万,它就定价了,而且是在瞬间,我们没有否决权的。甚至两个人为了赌口气,一下子就上去好几百万。而现在提出产权交易制度一旦设立成功,我们就会成为世界的定价中心。一个东西的产权被切割以后,参与的人群就多了,然后是连续性的交易,反复地磨合成交,这个过程产生的价格是最科学最合理的。

   在艺术品这一领域有一个最权威的“梅·摩指数”,这是依据拍卖市场的价格来进行计算的。但他们知道这里面很多的价格信息不真实,而且从价格的统计学原理上来说,拍卖价格的断点太多,因为一个文物最少是三、五年才会出来拍一次,这个价格点中间空白很多,影响的因素也很多。文物产权交易就像是股票交易,今天有人退出,明天有人进入,将来用这种模式计算出来的指数一定是世界上最科学的指数,这在理论上是可以证明的,是完全的公平、公开、公正,由老百姓来定价的,不是一个人说了算,也不是一个时间说了算。

文物市场改革中的“蓝海战略”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所与现有的文物公司,文物拍卖部门等如何协调?

彭中天:文物产权交易制度从形态上来说是由收藏变为了投资,包含了收藏。这个设计从我的角度上来说,是一个提升,走的是蓝海战略,不是红海战略,不是在取代它们,也不是在挤压它的生存空间,拍卖公司、文物公司甚至鬼市,应对不同的购买需求,都还是有各自的生存空间,文物产权交易所只是在更高的形态上,带着它们一块儿来发展这块领域。会是一个主导市场。

   在这个市场上捡漏相对比较难了。捡漏的情形在经济学中叫做“信息不对称”,我知道的价值你不知道,所以你就会便宜卖给我。文物产权交易是在信息对称的情况下,买它未来的预期。但是我并不是说用这个市场取代一切,它是一个最高端的市场,也是最大众化的市场,潘家园还会存在。

   举例来说,文物上市到期了,比如说三年后就要退出,也可以继而参与拍卖。这时候的拍卖,首先经过国家权威鉴定是真的,相比自己去征集文物,何乐而不为?而且量这么大,参与的人群这么多,所以整个行业前期所有的介入者都是受益者。原来的信息量不充分,你有一个好东西,不容易找到买家,现在在全世界人都在关注的情况下去找买家,那肯定能找到更好的买家,并且当一个市场扩容,文物的价值巨大地增长之后,在里面参与的人都会是受益者。所以我说,这是蓝海,不是竞争和排挤。

话语权引领文物流向

中国文物网:文物产权交易制度和防止文物外流之间的关联?

彭中天:最近佳士得的兽首拍卖我看过之后感触就很多,我觉得我们既要作情感的宣泄者,更要做理性的思考者。我们对现状是否满意?如果不满意,就要进行变革。这十年来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文物出土最多的十年,文物局管得过来吗?有足够的资金去回收吗?那么多文物流落民间,作为管理者,不能有效地防止盗挖,不知道文物的数量和分布,是一种失职。当然,这也是体制和手段的限制,关键是,我们要去改变这个现状。

   论起文化资源,中国在全世界是独一无二的,没有谁同时拥有这么广阔的疆域和这么悠久的不间断历史,孕育了这么深厚和丰富的文化资源。可是,即便是文化产业,它也是趋利的,中国文物的外流就是利益诱惑后的结果。中国不是世界艺术品市场的交易中心,便导致在了这种不可遏制的外流。中国为什么不能成为世界交易的中心?为什么不能定价?为什么不让别人的文物到这里来交易?

   现在我们有这个优势和能力,却还沉浸在那段历史里面,说别人揭了你的伤疤。我们老说主导权,包括国家的尊严等等,可是主导权不是嘴上说的,是要拿到定价权和话语权。目前的文物市场,中国有着这么丰富的资源,可是我们有定价权吗?有话语权吗?我们只有和别人对话的权利。这种现状,我们需要通过一定的手段改变,让四流向你靠拢,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当它们都向你合拢的时候,中国就是世界文物交流的中心。我们的文物还会外流吗?

   所以说对于这次的兽首拍卖我是既肯定又否定。肯定的是民众的热情,否定的是我们要用市场行为来对话,要体现我们的智慧而非聪明,要展示我们的大气而非小气。因为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在世界中的位置突出了,我们再也不用为了加入一个世贸组织十五年去求人家,中国现在就有制定规则的能力和权利,我们就要通过制定规则、开发新的商业模式拿到话语权和定价权。按照别人的游戏规则玩你永远占不了便宜。

翻过历史

中国文物网:由于很多文物的所有权让渡的过程很复杂,我们在确认其所有权的时候,如何去追溯这些过程?

彭中天:复杂问题简单化!历史的这一页有时候要翻过去,你不翻过去,纠缠的时间越久,就越纠缠不清。文物产权交易制度并不仅仅是为了把以前的问题搞清,而是为了保证以后的交易能够顺利进行,能让文物的管理更规范,能让老百姓和国家受益。所以,对过去要做一个相对的了断,有一种方式就是规定在特定时间和地点,持宝者都来登记,登记的就算是献宝,有国家承诺的奖励,过了期限,国家就要勒令你交出,不交就算是私藏,不但不允许你交易,还要追索。这就是把这个历史简单地划断。丢不下包袱便不能轻装前进。

   当然,其它很敏感细小的地方则还是需要运用法律或外交手段来解决。文物产权交易制度只是在经济运作上的一个市场手段,不能取代国家在特殊文物上的法律规定和主权。文物部门的工作,应该和国家的地位,国家的发展战略结合起来,顺应大势、与时俱进。

“谁来鉴定专家?专家现在开出的鉴定,后面都要注明一句话:不负法律责任。那谁还要你鉴定?这个市场我看不下去的地方就是“人治”的痕迹太重,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参与者、受益者都要承担责任,只收鉴定费用不承担责任这是不合理的。所以必须是坚定中介机构的发育,它对整个事情要负责任。它盖章,它承担责任,专家只对鉴定事务机构负责,不对外负责。专家就是制定标准的人,齐白石的画,是什么标准,别拿出画来说“不像”,谁知道!标准没有说出来,市场就是要标准,有了标准在商业上就可以操作。”

——彭中天

  评论这张
 
阅读(6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