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文交所概念总设计师彭中天:让文交所2.0版为中国艺术品争取定价权 来源:证券日报  

2012-05-19 01:48: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中天:文交所概念总设计师

-本报见习记者 徐建雨

1992年,彭中天在老家江西发行“新世纪房地产投资收益券”,将10万平方米的土地拆分成每平方米,以解决融资问题,开始第一次份额化的尝试。这位随后创办民生银行、湘财证券,并主持华夏银行改制的“92派”佼佼者在新世纪重出江湖,在文化领域提出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制度设计。

“我的优势是在一个艺术世家长大,家父师承齐白石与徐悲鸿;后来学的是财经,在国有银行干了8年;然后又出来做企业、做金融十几年;最后我又回到北大,从文化产权、文化价值体系、文化交易模式和文化经济这四个专项上进行研究。同时我有16年的政协委员和常委的经历,对政治也有了解。” 彭中天这样解释自己从资本操盘手到文交所概念设计师的转身。

以份额化为标志的第一波文交所实践中不难看出彭中天设计“新世纪房地产投资收益券”的影子,那文交所会不会只是一次野蛮的山寨呢?

本刊专访文交所概念总设计师彭中天,阐释文交所这一制度安排背后所蕴含的顶层设计。

文化的价值体系

与土地价值体系如出一辙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文交所是一个孤立的尝试吗?

彭中天:我一直信奉制度经济学,中国要发展自己的文化经济,最好的办法是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安排让文化价值能够流通。在流通、变现的过程中,政府是最大的受益者,同时把文化也带起来了,公众的投资渠道也能敞开,将形成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

而发展文化经济则需要寻找一个新的财富标志,建立一套文化价值体系。

文化价值体系和我们现有的价值体系是不同的。所以现在银行不能抵押艺术品,企业的文化价值,不通过一定的流通,就做不进去资产表里面去,原因就在这里。比如说企业有一张古董桌子,因为没有文化价值体系,只能卖掉才可以做到账上去,但是在此之前不能写值多少钱,只能写有张桌子,可能还要算折旧费用。所以文化不是资产,任何东西不是资产就走不到金融化,没有金融化也就没有证券化。

所以我提出一个路径,首先是产权化;第二步是资产化,只要承认了资产化就可以跟银行抵押贷款,就可以金融化;第四步就是证券化。证券化更遥远,但他一定是未来的方向。路径必须是这样,但不是现在就走,而文交所这样一种制度安排正是其中的一环。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如何建立文化价值体系,其关键是什么?

彭中天:文化价值体系的实现过程和土地的价值体系如出一辙。土地是怎么形成的价值体系?是经过充分的交易。不断的有土地在拍卖,相应的数据输送过来。那反过来,我有块地,虽然没有拍卖,但是评估一个亿,那银行就可以抵押八千万。因为我告诉银行旁边有一块类似的地,我可以用它推导出来,这就是价值体系。

所以土地形成价值体系了,但是文化没有,原因恰恰就是刚刚说的产权不清晰,交易不充分。产权需要评估体系,评估体系将形成文化的价值体系。有充分的交易,产生那么多数据,评估事务所就可以根据交易数据评估出来。而这个数据又是怎么产生的呢,是在交易所的公开平台产生的。文化也需要这一套制度安排,那这个工作谁来做,没有人做就没有一个价值体系。

所以为什么要呼吁大力发展文化产权交易所?就是希望促成广泛的交易。文化市场不能仅仅靠几个藏家买来买去。文化单一体价格都很高,证券化切割后公众才能买得起,用基金的方式也买得起。这样介入进来就会形成充分的交易,形成的数据就能支撑价值体系,财富是这么来的。

国有土地原本是国家的,也没有价格,为什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值钱了?什么时候大家都靠文化财政,这个社会就发展了。

中国经济发达了

齐白石的画就要超过毕加索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您刚才提到文化价值,如何才能确保文化价值的流通?

彭中天:首先必须回答文化价值为什么能够成为新的财富标志。当人均GDP达到3千美元之后,对文化的需求就开始爆发,而这种需求将会大于物质层面的需求。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一直用物质所赚取的利润来支撑这两个层面的需求,对应的财富标志、价值体系显得不够,因为物质的最大值就是一个地球。那势必就要开发另外一种价值体系——文化价值体系。人的两种需求需要两种价值来支撑,如果文化不能成为一种价值体系,那我们用从物质上赚取的利润去享受,就会出现经济上的不平衡。

其次,艺术品的价值是由经济基础所决定的,世界的财富构成是物质加精神。所以当GDP增强时,精神层面的那一部分就要分享这个价值。比如过去中国经济不发达,齐白石的画就很便宜,建国初期仅仅15块钱一张。现在经济发达,所以他的价值就要超过毕加索。

当一个国家的购买力增强时,就会形成自己的文化价值。现在中国的经济在历史上达到一个高点,我们的文化价值也同时达到一个高点。这时把文化价值变现是最合算的。如果把它变现成一个财富标志的话将是一个巨大的量。

那么这个巨大的量卖给谁?

我们的国有企业通过30年的积累,最后通过证券化卖给了股民,否则没人买得起。所以文化如果仅仅靠几个收藏家是没有办法的。在价值最高点的时候实现文化价值的转移,一定是大众化。而大众化除了证券化,和进行产品的价值转移才能消化文化的存量。

这是我说的大的路径,你不这么走,就不能把文化价值变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艺术品的证券化和金融化包括资产化都是不容回避的问题。任何资产只要有未来的现金流都是可以证券化的。至今为止,艺术品资产证券化在学术上是不能证伪的。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您刚才提到文化价值流通的路径,为什么当下的文交所鲜有成功的案例?

彭中天:从我最早提出的证券化的想法,到天津文交所的实践,有成功的地方,但我并不赞成“天津模式”。它并不能代表文交所,只是做了一个探索。但是大家现在都把它符号化了,简单的说这就是证券化,那就错了。

现存的文化资产存量巨大,怎么把它变成老百姓能买的东西?从我个人方面讲,就是份额化,把一个物体用股权的方式变小,从而增加他的流动性,让大众进入的门槛变低。这是我最早提出的概念,天津文交所实践了,但是我随后就否定了。

因为社会还缺少配套的体系——估价体系没有,产权体系没有,再加上交易所的性质,就是信用也没有——再加上缺乏市场主体以及相应的价值对冲体系。他只有做多没有做空,所以活不远。同时当下的文交所还缺现金流。没有现金流来对照的价值只能够去赌未来的某个时间点。

文交所的2.0版本

信用认证体系是关键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虽然文交所可以把我们带到如此美好的地方,但文交所下一步该往何处去?

彭中天:所以我提出2.0版,从份额化到基金化。基金化和他是一个对冲:份额化是把大变小,基金化是把小钱变大。而基金又在一个公开的平台上被监督,所以会成为未来交易所的主体。

另外我提出版权化,通过版权的授权,可以和我们的制造业相嫁接,提升我们的制造业品味。

文化经济就是走文化的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一个不可逾越的法则就是产权。市场经济是建立在产权经济基础之上的,没有产权就没有道德。而文化产业所有的乱象我最后归结为产权制度不清。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您刚才从顶层设计的角度谈了文交所这项制度安排的前世今生。那文交所短期之内有哪些值得期待的?

彭中天:现在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市场,却没有定价权,因为那套机制是别人设计的。拍卖是一对多,而文交所是多对多。仅凭这一点,国外就信服了。随之产生数据的权威性也更高。

我前面讲的是话语权,我现在讲的是定价权。用外国人的理论是说服不了外国人的。我们的拍卖市场这么大,但是苏富比的拍卖涨了,那我们这边全跟着涨,是人家的定价权。文物是我们的,市场是我们的,我们还没有定价权。

所以不要轻易否定文交所。新生儿很弱小,但是他一旦成长起来就很强大。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您正在筹建的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有什么动作?

彭中天:我不愿意过多的谈论正在筹建中的“中文所”。我这5年,在基础研究完了才提这一套东西,不是突发奇想。所以一讲出去他们马上就会做,一做就歪。完了以后我还要承担这个责任。我92年就开始研究这个,当时我的第一桶金就是类似的“新世纪房地产投资收益券”。把10万平米拆成每平米卖,我是有这个基础的,我是把我的货币实践转到文化上来。

中文所要看国家批文,但是我现在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因为现在拥有的北京雍和国际版权中心是一个现成的文化产权平台。

我最近研究交易所的逻辑是什么,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现在我找到了。我现在不想讲,我要做给你们看。

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是信用认证体系。以信用认证体系为核心,以版权为抓手,以金融和科技为两翼,这么一套商业模式,现在已经有了。但是我做不到全国的,那是国家的事情,我只能在我的封闭的体系里面做到信用认证。虽然目前整个的社会性体系没有,但是我可以做一套类似“有机蔬菜”的认证体系。

民营“文交所”仍应是主流

不要因噎废食轻易否定

《证券日报·艺术与投资》:您如何评价目前文交所由政府托管的模式?

彭中天:这个问题很难说清楚。国家接管只能是增加文交所的信用。

我们国家鼓励民营经济进入文化产业,非禁即入。但是政府干预市场,在大家还搞不清楚的情况下先收缩一下,政府来接管。但这只是短暂的。从理论上来讲,没有哪个交易所一定要是全国有的。美联储还是私人的呢,不也发展得很好嘛。只是你怎么去监管的问题。

我正在筹建的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还会沿用“文交所”的名字。只不过“文交所”这个概念要普及。

交易所是个要素流动市场,是要集中、有量的支撑的。每个人都搞,恰恰违反了文交所的逻辑。每个省都有了,那不就是画地为牢了吗?要素不能集中流通,不集中在一个平台上就很难产生一个价值体系。所以现在的做法是反文交所逻辑的。没有认识到什么是文交所,为什么要成立文交所。

文交所是个公开集中的平台,所以要公开、公平、公正,定权、定价、定质, 增信、增量、增值。这样才能保证文交所的核心。

文交所的概念要不断完善,以此推动我国文化价值的转移和变现,它要起到这个历史的作用。因为文化太分散太海量,一定要有这么一个转化和孵化的平台。

唯独文交所这个概念,现在英国、法国在向我们学。他们已经开始有动作了。我们一个目前领先的东西,千万不要因噎废食、轻易地否定,不要没有这个文化的自信。

  评论这张
 
阅读(120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