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绘画十法-彭友善(转载3)  

2010-08-26 00:46:22|  分类: 艺术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情
  
   艺术是人类用以互相传递自己感情的工具,故艺术作品的本身,自不能不代表着一种真实的感情。
  
  所以,有些缺乏了真情实感的诗,往往会被人目为“无病呻吟”,似乎毫无价值可言。同样,一帧没有真情实感的画,正与一首无病呻吟的诗是没有什么分别的。因此,我们知道,完美的绘画,是绝对不可无情!故“情”亦为构成绘画的第七个要素。
  
   “情”是什么?情就是一切生物天性的动态,不独人类有情,推之其他动植各物,也一样有情,只是人群同类,对于人情,特别了解,至于其他物情,则仍旧是靠着人情去体会。所以说到“情”,总不免以人情为中心,而且,人为万物之灵,也只有人情最丰富、最明显、最敏锐、最周密、最复杂,实足以代表一切物情而有余。绘画上的“情”,自然也是以人情为中心而以其他物情为依托。
  
  人类的情态,虽至为复杂,但根据人类心性的出发的美丑和平凡,大概可分为三种:第一种为人类“正常”之情;第二类为人类“反常”之情;第三种为人类“非常”之情。所谓“正常”之情即合乎一般常态心理的感情,如快乐、痛苦、烦恼、愤怒、悲哀、温柔、孤寂、安慰、恐怖、希望、热烈、冷淡、悠远、闲静、亲爱、憎恶、思慕、钦敬、忧悉、抑郁、狂欢、惆怅、懊丧、衰颓、忏悔、怜惜、羞耻、惭愧、虔诚、浪漫、严肃、和谐、冒昧、侥幸、幽默、沉毅、奋发、勇敢、觉悟、疑虑、祈祷、逃避、依恋、忍耐、厌倦、追求、谦虚、争夺、仇恨……等。所谓“反常”之情,即达反常态心理的感情,如狂妄、骄傲、贪婪、固执、卑鄙、欺诈、蛊惑、野蛮、昏迷、妒忌、残暴、虚伪……等。所谓“非常”之情,即超越常态心理的感情,如壮烈、义侠、仁慈、正直、大公、豪迈、疏旷、清逸、豁达……等。 
  
  以上三种,第一种可说是人人具备的感情,是极普遍的、天真的、自然的、纯情的感情,为描写世俗一般人们不可缺少的情态。第二种是比较低级的,愚昧的、自私的感情,为暴露社会上不良份子不可缺少的情态。第三种是比较高尚的、理智的、自尊的感情,为表现壮烈、高雅、神圣人物不可缺少的情态。
  
  且不管我们所感触的是哪一种“情”,但必须发自至性的才是“真情”。否则便是“假意”。也不管我们所描写的是哪一种“情”,必须通过体验的才是“实感”,否则便是“虚构”。
  
  无疑,画面上的“情”,完全是基于作者的感情或性情的移人。故绘画之对于“情”的表达,其目的不外以下两种作用:(1)传递感情——作者将主观的或客观的现实的感情,具体的表现在画面上,一方面是寄托自己的感情,另一方面便是希望激发观众的同情。(2)代表性情——作者将自我的或外界事物的性情,充分的表现在画面上,不仅可代表作者的个性、物性、扩大起来,未尝不可代表地方性、民族性、时代性。
  
  然而,“情”在画面上又是如何地表现的呢?这须得先抓住“情”的动机,确立“情”的对象,然后,再由多方面去形成“情”的状态,达到“情”的目的。那末,表现的方法,应该要注意的:
  
     (1)结构上的“情态”——形态。所谓“有诸内,必形诸外”,外形的构造,为表情上最直接的暗示,至于“情态”之表现,最主要的是头部的表情——包括五官及颈、发等全部像貌的表情,因为“像随心转”,仅察像观色,便可知其“情”之出入。其次是身部的表情——包括四肢、胸、腹、肩、背等全部体势的表性,因全身的动作,亦为帮助言语和色相表情的最有力的方式,故盲哑者以手势可以代言,演说者以手势可以助情,电影和舞蹈更不必说,几乎全靠种种有训练的合度的动作为传情的工具。再其次便是筋肉的表情,因情绪缓急的程度如何,有时须视筋肉松紧的程度为标准。
  
     (2)设色上的“情调”——色调。色感与情调关系至为密切,因色彩的运用得当,很可能控制人们的感情,如明快的色调,看了易使人生愉悦感情,黯暗的色调,看了易使人生凄凉的感情,深沉的色调,着了易使人生严肃的感情,辉煌的色调,看了易使人生热烈的感情,灰淡的色调,看了物使人生幽冥的感情。
  
     (3)配置上的“情景”——景致。“触景生情”,为一种自然的感应,故四周景物的陪衬,也是主体人物情绪最好的解释,因为,这完全是利用人们的联想作用。所以,画神仙鬼怪,必衬以云雾。因云雾很能象征飘忽变幻的感情,画道僧隐士多配以洞岩林泉,因其生活情趣尽在其中,至于其他各种人物之背景,亦莫不求其相关。
  
  但一般说来,中国画的表情,却远不如西洋画来得深刻感人,这是无可否认的。因为,西洋画的“情”很着重现实。而中国画的“情”却太忽略了现实之故。感情一离开了现实,自然很牵强、很虚伪,所以中国画曾被外人加上了“无情画”的绰号,这诚然是中国画家应该引为愧色的,因艺术既“无情”,就根本不成其为艺术品了。其实,中国画也并非无情,只是西洋的多半是代表人世的感情,中国的多半是代表出世的感情。这二点与各个宗教信仰、和哲学思想是有着相当关系的。
  
  可是,我们这个时代,并不是出世思想浓厚的时代,为什么中国现代画家还是因袭着古人的那一套,而依旧拿来做自欺欺人的法宝呢?一真一伪,不辩自分。所以,李成、关仝、八大、石涛诸家的山水画,很有感人的魄力,而今日一般徒事摹仿的山水画,便令人看了索然无味,其缘故即在此。
  
   未了,我们的结论如此,绘画上的“情”虽则是多面的,但在表现的方式上、目的上,仍须有一致的要求。即是:
  
     (1)感情必须理智化——因感情的冲动,漫无限制,但在绘画上须使其合乎理智。所以,绘画上的“情”,是应该代表高尚的感情而去打击一切不正当的感情,故低级的感情出之于画画时,谓之“讽刺画”。就是希望由反面的刺激而达到作者正面的目的。一般论画者,皆视绘画为“陶情”上品,其意即在此。
  
     (2)性情必须理性化——因性情的发展,若太无范围,必至各自任性,也得要使其合乎理性。所以,西洋提倡裸体画,但不提倡春宫画,因裸体画为人体纯美的表现,是抑制丑恶的人性而达于高尚的审美的阶段,春宫画则恰是相反。所以中国古代画家极重品性的修养。
  
     (3)现实必须理想化——感情固须要现实化,但太现实又近似照相,失之肤浅,所以现实的感情还必须要使其合乎理想。例如电影画面的人物表情,其一切动作和声色,较现实尤为感人。因其表情已通过现实而达到理想的条件。这种经过了作者的组织、选择、夸张而表现出来的“情”,才是绘画上所需要的“情”。

八、意
  感情在画面上固很重要,可是单有感情而无意义,那还不成的。因为,无意义的感情,等于无的之矢,完全失其作用。最多,那不过是一种盲目的冲动吧了! 
  
    须知,人不独是感情动物。同时,又是理智动物,人所以能进化,能向上,完全是理智超越感情的独特表现,故感情之是否中节,必赖吾人以理智的裁判,大凡合于理智的感情,吾人方认为是正当的,高尚的感情,否则,即被吾人加以非正当的,低劣的感情的名称。
  
  依据心理学者的解释,所谓高尚的感情,不过是人们上意识的作用,所谓低劣的感情,不过是人下意识的作用而已。可见感情的高低、优劣,并且全被制于人们的意识的上下。由此须知“情”与“意”关系之密切。故绘画之有无意义与绘画之有无感情,表现上是两个独立的问题,实际上意义的存在价值,可以直接影响着感情的存在价值的。所以,画面上不仅需要感情,而且尤其需要意义。无疑地“意”当然是构成绘画的第八个要素。
  
   “意”的含义,包括着吾人内心一切潜在的作用,并且是代表吾人智慧的光辉。人类对于“意义”之追求,即所以获取精神欲望——理想天国——永远之满足。艺术是象征人生至高的欲望的,故艺术之意义,正人生意义之所以表达。 
  
   绘画之最高意义,一般说来,不外乎摹仿自然和描写人生两方面:所谓“摹仿自然”,乃是以自然现实为绘画对象,其目的与手段:
  
    (1)师法自然——以自然物为范本,进而从无法中觅取定法。(2)创造自然——以自然物为媒介,进而使天然物变为人为物。(3)融汇自然——自然物为题材,进而令无意义的成为有意义的。所谓“描写人生”,乃是以人生理想为绘画的对象,其作用与效果:①寄托个人生命——着重于“遣兴”。如写意画之类。②启发大众良知——着重于“记事”。如历史画、故事画、寓意画、讽刺画之类。③代表民族生存——着重于“致用”,如宗教画、宣传画、图案画。(各种美术建筑和美术工业制造设计图包括在内)之类。④反映时代生活——着重于“写实”,如写生画、风俗画之类。
  
  由此,我们更知道,绘画意义的范围,至为广泛,实包括着自然和人生的全部,而绘画的“意义”所在,即是代表作用对于自然和人生主观的或客观的种种的关系与认识。故绘画的“造意”——内容——如何?乃成为判别绘画本身存在的意义及其存在的价值之先决问题。
  
  关于纯粹以“意”为对象而作为绘画主体的也有。如寓意画、写意画之类便是。寓意画的作用,便是以极其简单而抽象的事物,象征着自然和人生具体的意义,写意画的目的,便是以极其轻松而疏略的笔调,描写着自然和人生深远的意义,它们同是表达“意”,但表现的手段和采取的态度各有不同,前者是以庄严的态度去启发人们的理性,一切是暗示的,颇接近于哲学的、伦理学、宗教的、装饰的意味。后者是以超越的态度来启发人们的灵感,一切是说明的,大多趋向于文学的意味。也可说,一者对自然和人生是侧面的描写法,一者对自然和人生是正面的描写法。
  
  我国自宋以来,写意画特别风行,今日所谓中国画,直可以写意画为其代表,因为写意画适足以代表中国一般文人的个性和超越的人生观。同时,写意画非仅在中国画史上占有它相当的篇页,在世界艺坛上也占有它相当的地位。尤其在理论方面,更有它独到见解,所谓“意在笔先”,所谓“笔不到意到”,所谓“不求形似,但求意在”,所谓“只可意会,难以言达”,其所谓“意”,好像包含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可见中国画不但格外着重“意”,并且还有它特殊的看法。
  
  惟近世我国画风日坠,有的投机取巧的画家,故意利用一些“放浪形骸”的论调,便“莫明其妙”地瞎画,居然自以为很有意义。更有一知半解的画家,专意把古人的“传移模写”的画法,视为终生不二法门,甚至认为“依样画葫芦”的作品,也仍旧是了不起的杰构。于是鱼目混珠,百弊丛生,以致吾人认为最可宝贵的创作精神,全为卑鄙可耻的因袭思想所取代。因之,绘画的真正意义,几乎在这种荒谬绝伦的形式的愚弄之下而日渐归于消失。
  
  为了经纠正这种不合时宜又毫无道理的错误观念起见,我们应该根据前面的理由而予以严格地划分,就是说:所谓有意义的绘画,必须是作者直接由自然和人生的意义上实际体验出来的意义,并且是作者以自己的手脑创造出来的画面。至于那些完全凭藉其浅薄的摹仿本能,或熟练的技术所制作出来的画面,统统可称为无意义的绘画。
  
  除上所述,我们就可以了然绘画的“意”字,至少是代表了以下的几种东西:第一要能代表作者的“意向”——人生观。第二要能代表作者的“意志”——理性的判断。第三要能代表作者的“意象”——中心的思想。第四要能代表作用 “意味”——实际的体验。第五要能代表作者的“意境”——理想的境界。

九、趣
  
   绘画固不可无“意义”,尤不可无“趣味”。 
  
  因为,绘画的本身,只是一种欣赏艺术,并不是一种纯粹教育,如太庄重太呆板又不免要使人讨嫌,所以,它一方面应给人以理性的启发——提高人们的意向。另一方面还得要给人以精神的安慰——升华人们的快感。
  
  因此我们知道,一帧尽善尽美的绘画,最要紧的是断乎不可以忽略了“趣味”的宝贵的客观条件。否则,任凭你有了如何有意义的内容。如若被表现得枯燥乏味了,你能想像到这个结果吗?这好比吃东西一样,医生和卫生家总说是营养第一,而馆子里的厨师和顾客们,却认为是口味第一,所以药房与医院的顾客心里,决没有茶馆酒店的顾客们那样愉快而自然。故趣之存在,实为构成绘画的第九个要素。
  
  所谓“趣”,乃是一种倾向,一种富以快感的倾向。详细地说便是一种有定向组织有变化有效果的巧妙的手段,在这里我们不妨把它解做“作风”似较为确当,因每一种绘画“作风”,即是其一种绘画“趣味”的具体表现。
  
  中西绘画的“作风”,固然完全不同,同时,各宗各派的绘画“作风”,也不完全相同,可以说:它们是各具其“趣”,各备其“味”的,这“趣味”的微妙处,又正如酸涩咸甜苦辣香臭……等各种食物的滋味相仿,各有各的味道,各有各的好恶。我们如不愿站在主观的好恶上来加偏狭的评判,至少,我们该承认每一种已成功的画派,其作用都是能代表某一种最标准的趣味的。
  
  我们中国的画风,一般地多倾向于笔墨的运用,换句话说:就是着重于线条和渲染的趣味,而其趣味的特征,北宗的画,是以富丽堂皇、朴素、苍劲、雄伟著称。南宗的画,是以浑厚、古拙、洒脱、幽雅、清逸、小巧闻世。至西洋的绘画趣味,一般地多倾向于光影的对照,换句话说:就是着重于色彩和立体的趣味。而其趣味的特征,古典派的画,是以庄严伟大、和平见长。
  
     浪漫派的画,是以活泼、天真、力强制胜。印象派的画是以明快、自然、真实感人。野兽派的画,是以粗蛮、强烈、朴素耐味。立体派的画,是以夸张、单纯、综合出色。表现派的画,是以直截、明显、确凿讨好。未来派的画,是以转移、旋动、机敏取巧。超现实派的画,是以能变、幻化、奇异炫耀。总之,且不管再还有什么派别的产生,但竭尽智能都不外乎只是在“趣味”的圈子里钻出些新花样而已。
  
  虽则由“趣味”所产生的事实,是不胜枚举。但,所以产生“趣味”的真正原因,却很少有人加以确定。其实,“趣味”的本身,并不是什么神秘得不可思议的东西,要说穿了,也很简单,我们依据着事实、理论、体会、经验的各方面,可以证明“趣味”产生的真正因素,不外乎两种现象:
  
     第一种的是“矛盾的统一”——矛盾与统一,原是极端相反的东西,但在某种情形之下,却可以使矛盾统一起来,这个矛盾的统一便是“趣味”产生的主要因素。例如秃头姑娘的带花呀,长衫先生的赤脚呀,聪明人的蠢气呀,卓别林的幽默呀,神仙故事呀,黄昏的景色呀,爱的迷恋呀,含泪的微笑呀,太极的象征呀……都是多么有趣的事。而其所以能构成“趣味”,乃因为秃头的姑娘的带花,是一种美与丑的对比现象。长衫先生的赤脚是一种雅与俗的并存现象。聪明人的蠢气,是一种智与愚的混合现象。卓别林的幽默,是一种庄严与滑稽的和谐现象。神仙的故事,是一种现实与幻想配合现象。黄昏的景色,是一种光明与黑暗的交织的现象。爱的迷恋,是一种男性与女性的相求现象。含泪的微笑,是一种悲感与喜情的协调现象。太极的象征,是一种阴气与阳气的结合现象。
  
     第二种的是“偶然的必然”——必然与偶然,原也是毫无关系的东西;,但在某种情形之中,却可使偶然成为必然。这种偶然的必然,同是“趣味”产生的另一因素。例如瞎子的读书呀,哑剧的表演呀,魔术家的变戏法呀,机械的动作呀,电灯的发明呀,无线电的收音呀,高明的书法呀,创造的过程呀……又是多么有趣的事。而其所以能构成“趣味”,乃是为了瞎子的读书,是一种不可能可能的现象。哑剧的表演,是一种不加说明的说明现象。魔术家的变戏法,是一种非错觉的错觉现象。机械的动作,是一种非自动而自动现象。电灯的发明,是一种无光明的光明现象。无线电的收音,是一种无声响的声响现象。高明的书法,是一种非拙劣的拙劣现象。创造的过程,是一种非现实的现实现象。
  
  我们明白了以上的道理,于是绘画上一切“趣味”构成的因素及其表达之方式,我们未尝不可依据这一原则而确立其技法:(1)在用笔方面:须力求“变化的一致”,因一致可以产生严整、变化可以产生奇异,故笔法宜变化,而笔触宜一致。(2)在设色方面:须力求“对照的和谐”,因和谐可以发生协妥,对照可以发生抗衡,故色彩宜对照,而色调宜和谐。(3)在表情方面:须力求“活动的静止”,因静止可以控制空间,活动可以控制时间,故神态宜活动,而姿势宜静止。(4)在构图方面:须力求“客观的主观”,因主观可以把握目的,客观可以把握现象,故体察宜客观,而表现必主观。(5)在意境方面:须力求“理想的现实”,因现实可以接近实感,理想可以接近幻觉,故造境宜理想,而象物宜现实。此外,在组织方面,还必须使无规则的东西有规则,无痕迹的有痕迹,无意义的东西有意义,无生命的东西有生命,这是构成绘画“趣味”的各种有效的方法。


向社区报告违规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7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