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现代绘画十法-彭友善(转载1)  

2010-08-24 07:1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绘画十法-彭友善(转载1) - 彭中天 -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现代绘画十法
  
  导 言
  
  
  我国绘画,在晋时原有“六法”相传,到唐代便有南北二宗之分,民国以来,则为中西两派之别,此中国画系之由来,也是中国绘事演进之沿革。可是时至今日,不仅南北画法已走向综合的途径,且中西画法,也有了调和的趋势。我们自不能不认为这是二十世纪新时代艺术的特徵。
  
  绘画的作风,既随历史的演进而日异,技法的兴革,自应依时代的需要而产生,那昔日的绘画法度,固不足以代表今日的绘画法度,中国的绘画法度,更不能代表西洋的绘画法度。反转来说也是一样,这道理很明显,事实尤其了然。例如我们拿西洋的绘画法度来衡量中国的绘画,似乎失之抽象,忽略现实,同样,我们拿中国绘画法度去衡量西洋绘画,似乎过重现实,窒塞性灵,两者各有其极端的矛盾,又如拿西洋古典派的绘画法度而衡量印象派的绘画,或拿中国写实派的绘画法度而衡量写意派的绘画,彼此之间,亦莫不有南辕北辙之感。
  
  细究绘画本身,原无所谓南北东西,更无所谓古今中外,史家与画家,不过根据其时间性和空间性而划分之。至于材料、工具、内容、形式、技法、理论、思想、作风等等勉强去区别,却又很难以尽然,须知,古今常有偶合之点,中西亦多雷同之处,况且画理画法,中外古今,都不外乎是“摹仿自然”与“描写人生”而已。或限于一人一事,或偏于一门一法,或专以互相攻击,或零乱支离而缺少系统,或片言断语而无具体见解,总之,截至今日,能真正切合我们需要并足以代表现代绘画之准则者,尚不获多见。
  
  今日何日?中西文化既经沟通,门户之见固不应继续存在,复古之风尤不宜积极提倡,而盲目仿洋,非但近于幼稚,且违反国情。是故今日之中国绘画,惟有贯通古今,融冶中西,不偏不倚,综合历史上之成就以及时代学术之成果,充实光大,自立一法。否则,舍此而空言改进,诚无异缘木而求鱼也。
  
  笔者以环境及个性关系,自幼嗜好绘事,朝夕于斯,已二十余年,初学中画,继究西法,近十年来,专致力于中西合壁画法,心领神会,自觉若有所悟,兹举一得之愚,纳为十法。聊供艺界友好参考,并希当代明达有以教正,幸甚!
向社区报告违规内容
一、形
  
  
  绘画为造形美术之一,故构成绘画的第一个要素,当然是形。我国古代的文字。称之为象形文字,象形就是绘画的意思。因为,人们对于外界的一切物象,最先发觉的是形,最易辩别的也是形,最好摹描的还是形。同时,形与体有着连带的关系,故形体二字为一般很习惯地使用的名词。因为,无形固不能见体,无体亦不能现形。所谓“因形结体”、“体类象形”,又如传说中所谓“洛有龟书”、“河有龙图”要皆无非“应物象形”、“以形绘意”而已。此文字之创始,亦绘画之始创。 
  
  在绘画上最主要的,便是表现在画面上的形。因为形是确定绘画的先决问题,是视觉与联想结构的必要条件。易言之,便是人们认识一切事物的外貌。而且形在空间的存在,都是立体的,绘画,是在平面上表现立体的知觉,所以对于形的理解,不论制作者,或鉴赏者,都必须经过相当的训练。
  
  至于形的种类,大别之可分为两种,一为“有形之形”,一为“无形之形”。有形之形,是自然界一切有体积、有着落的形。例如人物、山川、树木、鸟兽、花草、虫鱼之类。无形之形,便是自然界一切无体积、无着落的形。例如行云、流水、疾风、暴雨、凝雾、浮烟之类。
  
  若就形的性质言,有“静止的形”——即一切不动的形,如木石房屋、用具水果等等的静物。也有“动态的形”——即一切会动的形。为人体、禽兽、飞蝶、!游鱼等等的动物。有“刹那的形”——即一切瞬息万变的形,如斗争的动态,飞跃的形势,电光的闪烁,箭弹的过程等等。也有“永久的形”——即一切固定不变的形,如圆形、三角、方形、柱形、球形、锥形等等。有“实物的形”——即客观的具体的形,如照片中的一切现实的东西。也有“幻想的形”——即主观的抽象的形,如鬼魅、神怪等一切假象的东西。有“变化的形”——即一切经过人工组织化了的形,如一切图案上的图样。也有“象徵的形”——即一切寓意符号的形,如太极的八卦,以及各种旗帜徽章等物。
  
  但是“形”在画法上是如何地形成的呢?在绘画上的名词,形的边沿,称为“轮廓”,而描写的方法,现之于笔迹者叫做“钩勒”,不现之于笔迹者,叫做“渲染”,中国画钩勒与渲染并重。西洋画法虽没有钩勒这一名称,但其素描中的“线条”即等于中国的钩勒。关于中画的钩勒法,有所谓“铁线钩”,“钉头钩”,“飘带钩”等。西画的线描法,亦有单纯的线,重复之线、曲线、直线等种。
  
  我们如需借助于线条的形而表现一切物体的形式时,并不必呆板地一定抄袭某一笔法,我们应该适应物象,求其活用,如对象为坚实固定之物,便应以较为沉重平刻之笔法表现它。若对象为苍老古拙之物,便应以较为凌乱重复之笔法表现它。如对象为流动松弹之物,便应以较为活泼转折之笔法表现它。若对象为苍老古拙之物,便应以较为凌乱重复之笔法表现它。倘对象为虚幻无着之物,例应以较为隐约破碎之画法表现它,凡此类推,务求其所以表达。应能随形而异,不为成法所拘。 
  
  于此,我们知道,练习绘画的步骤,须先求形体之正确,其次,在求“形态”之变化,最后在求“形象”之美妙,至于那些“无形之形”,不过像戏剧内面的暗幕一样,还得全靠“有形之形”而加以间接地表现。
  
  此外,关于“形”的一般的运用,中西绘画,亦稍有不同,大概地说来,中画着重于“形象”之表现,西画着重于“体积”之描摹,故中画之目的。除力求相似外,并精究笔墨之趣味。西画之目的,除要求正确外,并须合乎物理、生理的条件,因此,中画富于想象,长于变化,同时,又以书法为连贯之学,相互融合,别立门径,如用笔用墨,有所谓中锋、偏锋、逆笔、破笔、折笔、转笔……浓墨、淡墨、润墨、残墨、枯墨、湿墨之分。
  
  如画竹子,有所谓个字法、介字法、父字法……等,画衣褶,有所谓流水描、飘带描、琴弦描……等,画山纹,有所谓披麻皴、荷叶皴、马齿皴、牛毛皴、斧劈皴、卷云皴……等,画肖像,更有所谓国字格、田字格、由字格、甲字格……等,这是形和物、自然界一切的东西,都用归纳法,定出来的种种典型的形式,西洋古典派的绘画,对于人体的比例,也有相似的呆板的规定,但自文艺复兴后,一般画家,不但努力于各种实物外形之写生,对于实物内形之构造,亦同样注意研究,如人体和禽兽的骨骼与肌肉的组织,以及种种活动之变化,莫不全赖“艺用解剖学”为其造形的基本知识。
  二、 光
  
   光,可说是构成绘画的第二个要素。假如世界上没有光的话,恐怕一切的形也无法显现了。
     因为光是帮助着人们的视觉去观察一切事物的。日间,我们所需要的光,是太阳的光,晚间我们需要的光,便是月光、星光、火光、灯光,古代还需要萤光,现代更需要电光或瓦斯的光了。虽然光的种类繁多,但于我们人类用途最大应用最方便的,究竟还是日问的太阳光,所以,绘画上一般地采用的光,多是太阳光。故画面的光,名曰“光线”,即指太阳的光线。
  
  但是,我们一提到光,立刻就会联想到暗了。因光与暗的存在是有着不可分离性的。表面看来,好像这是两个对立的矛盾,实则是对立的统一,因它并不是两个东西的一面,而是一个东西的两面,故绘画上对于“暗”,往往称为“反光”,是把它也当作了光的另一种的解释。
  
  由于光的存在,便形成了暗,也由于有暗的存在便显现了光。更由于有“光”、“暗”的并存,便和盘地托出了一切的一切。试看自然界一切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事物——空间的或立体的,哪一件,哪一处,不是光与暗联系地存在着的,直可说,整个的大好宇宙,几乎全是光与暗的交相辉映而组成的世界;有了“光”,我们才可以认识一切,同时,不但可以辩别——切的形体,而且,还可以测验一切的距离,分析一切的性质,理解一切的内容,想象一切的作用。
  
  然而,所谓“光暗”,在画面上是采取何种方法去表现的呢?大概分为两种,第一种,是“黑白的表现法”,同时,也是学习画“光”最先一个阶段。第二种,是“色彩画的表现法”,同时也是学习画“光”的最后一个阶段。所谓“黑白的表现法”,就是以黑白两色去表现一切物体的光暗的,如木炭画、铅笔画、钢笔画、水墨画、版画……等。所谓“色彩的表现法”,就是以二种以上的色彩去表现一切物体的光暗的。
  
  如中国一般的丹青画,是以局部的色彩分浅深,以代表物体本身的光暗之变化。西洋一般的水彩画、粉画、腊笔画及古典派的油画等,是以某一种色彩为统调,以代表作者对于外界事物的光暗之感映。至后期印象派的绘画出现,并进而以各种原色,代表太阳光线的“光耀”,以及“光耀”所产生出来的空间的“大气”在画面上应该发生的多种的作用。
  
  关于“光暗”在画法上的名称,中西大同而小异,中画名之曰“阴阳面”或凹凸法,西画名之曰“明暗法”,所谓“阴阳面”即是指光暗的两面,所谓“明暗法”,即是指光暗的分辩法,同时,明的部分,又称为“光线”,暗的部分,则称为“阴影”,阴影之中,以物体自身之暗影,谓之“阴影”,物体自身以外有倒影,谓之“投影”。
  
  我们中国的绘画,一向是极端的超自然超现实的,对于自然界现实性的光暗,极其忽略,有之,只有主观的判别,而没有客观外的分析,如花办衣褶之分深浅,是表现内观反顺的意思,人体器物之分浓淡,是表现左右背向的意思,山川林木之分厚薄,是表现远近虚实的意思,怪石陡岩之分转折,是表现高低凹凸的意思,这些所谓深浅、浓淡、厚薄、转折,完全是中国画面意象的光暗,也可说是一般直觉的光暗,永久性的空间的光暗。
  
  西洋画恰与我们的画相反,他们是十足的现实主义者,他们对于光暗的时间性与正确性的表现,颇具特色。他们观察自然的态度,古典派以前是纯客观的,那些过去的逼真的写实画面,真无异彩色照相机的镜头内的景光,一切都是具体事物片断的反映。在他们的画面上,很显明地可以在各种立体的事物观感上,至少能够指点出五种以上最基本的“光”来,即强光——最高光,平光——较次光,侧光——再次光,反光——最暗光,回光——回射光。
  
  可见他们是分析得清清楚楚,丝毫不苟,这点是很值得中国的画家们去严格地效法的。到了印象派以后,他们以由纯客观转到纯主观了,所谓“物极必反”。现代一般印象派的画家,差不多他们是集中毕生精力专门在“光”的方面下工夫。并且是竭力地探求“光”的本体。他们是科学地,简直把画面的光完全当作了太阳光的主观的分解,无疑地“光”的意识,至而今是愈臻明确了。这不啻给过去的西洋画和未来的中国画一种新的启示。
  
  我们在绘画制作的时候,固然是需要太阳的光线,但我们当绘画创作的时候,对于光的选择和运用,当然并不仅限于辉煌强烈的“阳光”,同时,其他如明快平和的“天光”,清澈爽凉的“晨光”,缠绵迷离的“暮光”,朦胧虚幻的“雾光”,淋漓潇洒的“雨光”,灿烂优美的“霞光”,幽冥神秘的“电光”……自然界一切可爱的“光”都莫不可以作为画面上各种光的描写对象。
  评论这张
 
阅读(7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