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彭友善轶事(2)  

2010-08-23 15:39:53|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彭友善轶事(2)
八、客厅成了“人像馆”  
友善回到余干后,先后在高等小学及私立初级玉亭中学念书。在这期间,他画了大量的肖像画,因为他在上海学会了素描写生的方法。回到家中,很想在祖父面前显露一下,于是为全家老小都画了肖像,整整齐齐地贴在客厅的壁上,把个客厅装扮成“人像馆”了。他自己进进出出,覚得很得意,祖父见了,更是高兴,说花钱送海通(友善乳名)去上海读书,没有白费,确实学到了真夲领。 
慢慢地,友善会画像的消息便逐渐传开了,乡下的亲戚便陆陆续续找他画像了。彭氏宗族修家谱,也请他在每夲家谱的首页上,画上祖先彭汝励公的画像,还有那些为死者超度亡魂,以歼七和做道场为营生的道士也找上门来,请他画天尊像及菩萨像,还都付给他报酬。友善也来者不拒,乐此不疲哩。

九、避难新义古寺 
大约是一九二六年九月份,北伐军与军阀孙传芳的军队激战于南昌一带,军阀们既恨北伐军,也恨青年学生,因为青年学生拥护北伐军,鼓吹革命,所以遇见西装发式的年轻人,抓到就杀。时友善三兄弟,正在余干。为了避免这无谓之灾,兄弟三人去到离城卅余里地的新义寺暂避。他们向老和尚借了最后一进内的一间房子居住。据老和尚说:那一进房子最邪,半夜里判官经常在那里审鬼,每当审鬼时还要击鼓升堂呢。说得活灵活现。这三个男子汉,有点初生之犊不怕虎的劲头,偏偏想看看判官如何审鬼。半夜,果然听见大厅有通通通的声音,三人不约而同,披衣趿鞋,蹑手蹑脚地来到大堂。只见大堂内除一面大鼓外,空荡荡别无他物,那有“判官”和“鬼”的踪影,再仔细一看,但见庙堂上空有一群蝙蝠在空中来回飞舞,不时撞在鼓上,发出通通的声音。见了这情景,兄弟三人不禁失声地笑了起未,“判官审鬼”时的“击鼓升堂”原来就是这么一会事。

十、处女作-“自然之舞” 
那新义古寺的四周,全是些参天大树,浓荫密集,遮天蔽日。有些陈年老松,既高且大,四五人都合抱不了。树身上长满了松鳞,枝叶伸展在半空,好像一条条苍龙,在那里盘旋舞爪似的,看了真叫人惊心动魄。还有好些柏树、槐树、银杏树及其他杂树错杂其间。不知名的野花遍地开放,发出阵阵幽香。婉转悦耳的乌呜,伴随着微风拂过的松涛,奏起了一阕和谐动听的森林交响曲。地下则遍布着青草和绿苔,彷佛是天公铺下的一条绿色地毯,把这片森林布置得清新、高雅、一尘不染。兄弟三人每天中午必来此散步,交口賛誉着说,此地端的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了。此时的友善不觉画兴大发,浮想联翩。他想:在这样一个清新的环境中,如果再有一群天姿绰约的少女,在轻弹浅唱、在婆娑起舞,那简直就是神仙境界了。回到房中,他铺开了一张五尺宣纸,画起了“自然之舞”。这便是友善十五岁时的处女之作。其背景取材于新义寺的森林。

十一、在陶校,练好了工笔画 
1927年秋,大哥友仁任教于设立在鄱阳县城的江西陶业学校,友善也转学到该校读书。那里有一位国画老师名叫范炯,系清末名画家范金镛的儿子,见友善有绘画天赋,很是喜欢,乃将他父亲遗稿,大量借给友善临摹。范金镛擅长工笔花鸟及虫草,他的画工整、细腻、有骨力而且生动多姿,花鸟虫草的来龙去脉,都交待得清清楚楚,笔笔有过硬的工夫,真可谓妙到秋毫。得到这样的手稿,友善如获至宝,如饥似渴地临摹个了上百幅,从中学到了范氏很多手法,使他的工笔画有了一个突跃的长进。

十二、大父行乐图 
1928年暑假,友善从陶校毕业归来,家中却发生了两件不幸的事,曾祖母及祖母相继病逝。恭宾老人非常伤感,日夜悲啼,有时伏在母亲的棺上哭泣,有时又在妻子灵前呜咽,有时半夜起来,从箱子里翻出老伴的旧衣,闻一阵,哭一阵,悲悲切切,直到天亮。眼见得恭宾老人一天天消瘦下去,全家人无计可施,不知如何才能解除他内心的悲痛。 
老人很疼爱幼孙,对他抱有无限的希望,即使在心情十分不好时,一提起友善的绘画,便賛不绝口。友善抓住了祖父的这种心理,决汁用绘画来解除他深沉的悲哀。 
一天,友善对祖父说:公公,我在陶校学会了画工笔画,我为你老人家画一幅工笔肖像如何?祖父心情夲来不好,但听说友善学会了画工笔画,倒想看看他的功底如何,乃点头应允。于是,老人穿起了他那节日才穿戴的礼服-淡兰色团花缎子长袍,黑色铁机缎马褂,左手端着水烟袋,右手揑着草纸捻,端坐在书桌旁的太师椅上,抖擞精神,强作欢笑,让友善对着他画工笔肖像。祖父每天除了吃饭和休息,便坐在那里当模特儿。友善一边画,一边又将在上海、新义寺、鄱阳等地的种种趣事讲给他听。一个多月之后,这幅六尺宣的工笔肖像画-大父行乐图终于完成了。祖父的容貌举止,跃然纸上,挂在客厅内,见者无不叫好,祖父的脸上也开始绽出了笑容,那紧锁的双眉,终于被友善的画笔巧妙地解开了。注;(大父即祖父)

十三、命途多舛、鄱湖遇匪 
1929年的春天,友善兄弟三人,计划同去法国留学,恭宾老人对此全力支持,打算将数十年来的积蓄全部花上去。 
春节过后,老祖父便张罗起来了,筹措旅费,打点行旅,雇用船只等,无一不考虑周全。出国路线,则拟定从余干乘渔船经鄱阳湖至南昌,自南昌趁火车至九江,由九江搭轮船去上海,在上海办好出国手续,然后乘邮轮去法国。 
他们共雇了两只大号渔船,一只船上是男客,其中有彭氏三兄弟,还有两位搭船去南昌的商人。另一只船上全是女客,其中有友善的胞姐友梅,友梅的同学施淑士、刘秀梅、张爱仙等人,她们是去南昌读书的。选择了一个睛朗日子,从余干的大南门出发,经过龙津、瑞洪等镇直向鄱湖驶去,那湖面上是水天一色,碧波万顷,沙鸥翔集,渔歌互答的景象,使年轻人心旷神怡,对美好前程充满了乐覌和信心。 
当渔船驶到鄱湖中央-一个叫白沙港的地方,大约是下午五时光景,突然,湖面上刮起了很大的西北风,顿时掀起层层大浪,渔船在浪峯浪谷间,上下颠簸,几次差点被掀翻,没奈何渔船只得停靠在这白沙港过夜。那白沙港地形复杂,茅草丛生,乃是恶人出没,歹徒藏身之地,他们驾驶着一种舢板,在风浪中往来如飞,当这狂风怒号、浊浪排空的日子,正是他们大显身手的好时刻。入夜,当船客熟睡后,歹徒们偷偷将舢板靠近渔船,一个个头缠兰布、口衔尖刀潜入渔船中实行抢叝,将船客们的衣物、财物、手饰等搜刮一空。 
待到第二天,风浪稍微平静些,船老板只得掉转船头,从白沙港向余干返航了。可怜这些心比天高的年轻人,只落得个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了。

十四、上海滩头受骗 
鄱湖遇匪之后,恭宾老人并不气馁,又想方设法凑集了一千余元,再次送三个孙儿出国深造。但老人想到,三人同去一个国家,风险太大,决定让友仁带友善赴日夲,友贤一人赴法国。于是友贤先出发去上海,打萛在那儿补习一下法语再办理出国手续。友仁则轻装去杭州看望人一位朋友,叮嘱友善携帯行李来杭州会合,然后经上海赴日夲。 
两位哥哥走后,友善待家中准备停当后,于六月底帯着五大件行李出发了。此时他虽然巳经十八岁了,但单独携帯行李出远门,还是苐一遭。在由九江去上海的轮船上,结识了一位青年,被他游说在南京玩了几天。弄得原计算好了的旅费不够了。 
搭上南京赴上海的火车后,友善心事重重,愁眉不展。隔座有位少校军官,一眼看出了他的隐衷,主动与之攀谈。没有社会经验的友善,将自己的情况全都和盘托出。这位军官显得非常关心,并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在江淅一带抬募新兵的“抬募委员”,只要在他的证明文件上加上个名字,坐火车就不用买票了,安慰友善不必为这小事发愁。 
友善在为难之中,忽然遇上了这么一个好人,自然是既感激又信赖了。在由上海去杭州转车时,竟然委讬这位军官去代领行李,自己在门口等待。岂知这位军官见了五件沉重的行李后,见财起心,领出行李后,便从后门一溜烟走了。友善久等不见军官出来,走进行李房一问,说那位军官巳离去多时了,友善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认为的好人,却是一个道地的大骗子。

十五、一塲惊险,园满结局 
这次友善兄弟出远门,祖父可是寄予无限希望的,连自己著作多年的《二酉讲义》手稿,也让孙子帯出去了。这一下,行李失掉了,连同祖父的手稿也化为乌有,今后如何向亲人交待?责任心的驱使,屯时使友善勇气倍坫,暗下决心,一定要找回行李。但偌大一个上海,要从何处去寻找呢,友善茫无头绪,忽见路傍有个人力车行,不觉灵机一动,向车行打听起来。果然,有一位人力车夫说,不久前有位军官,雇了三辆人力车,说是去四马路的。这一下,友善喜出望外,终于找到线索了。连忙对那位人力车夫说,我雇你的车去四马路吧。一路上,友善诉说被骗的事,人力车夫安慰友善不要着急,说这一帯的旅社他都很熟习,一定可以找回行李的。在人力车夫的帮助下,于四马路的一家新新大旅社,找到了那位军官在二楼所开的房间,但此时这位军官已外出理发去了。因为车夫与茶房熟习,茶房还让友善从门缝中看到了自己被骗的行李,友善悬着的心终于落实了。友善付了人力车夫的车费,人力车夫还拜讬茶房们要帮助友善。茶房建议友善在骗子的对门租下房间居住,并约好当骗子回来时,茶房以咳嗽为号,让友善冲进房去,打他一屯。打不羸时,众茶房会来相助。友善非常感激和庆幸,在此患难之际,得到这些草根朋友们的道义相助。在众茶房的帮助下,友善痛打了骗子一屯,要回了自己的行李。还将他携帯的证件扣下,用他自己的绑腿,将其手脚捆绑了起来,打算苐二天送公安局。 
岂知第二天天刚亮,友善便为楼下哭声所吵醒,下楼一问,原来是账房卷欵潜逃了。那时的公安局有规定,旅店内如歇了骗子,便要罸欵,不久前,旅店已罚过一笔巨欵,如今又要罚欵,所以账房便一逃了之。这一逃,把茶房的保俭金也拐走了。那时旅店的茶房,不但没有工资,还要向旅店缴纳一笔保险金,旅店只提供吃住,全靠旅客给的小费养家糊口,如果公安局来封店,茶房们便生计全无,保险费还拿不回来。于是群情激昂,要打死那骗子。友善觉得骗子虽坏,但也没有死罪,出了人命,自己也受牵连。因此力劝众人不要悥气用事。骗子也连忙哀求,愿意去朋友处借一笔钱来,以解决当前的困难。 
后来,众茶房和友善押着那骗子去了他朋友处,借到了四百元银洋。友善全都分给了众茶房,还与他们商议,将人留在此处,又将扣留的证件也归还了。临分别时,骗子蓦地跪下,叩头感谢。至此,一件惊险公案竟以圆满而告终。

  评论这张
 
阅读(7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