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浅析艺术与金融的对接之道  

2009-08-20 17:52:50|  分类: 文化产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眼里,艺术与金融就像是一对恋人,郎才女貌,情意绵绵。金融财大气粗,为百业之首,又助推百业。任何一部产业史没有金融的介入是不可想象的。金融始终在虎视眈眈地关注未来经济的走向,一直在寻找资源类的优质资产,并期待在一次经济结构的调整和价值释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艺术呢,就像一位小姐,楚楚动人,风情万种。它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是社会的稀缺资源,是尚待开发的神秘宝库,也是人民提高生活品质必不可少的元素。它们是应该结合的,是可以结合的。在国外早已喜结连理,儿孙满堂了,而在中国,尽管双方是你情我愿,秋波频送,却只能隔江相望,愁煞人也!

     这问题出在哪里?是艺术的问题,还是金融的问题;是市场的问题,还是政府的问题,诸多问题缠在一起就像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但真的无解吗?我看也未必。如果以市场角度来分析,无非是从生态、业态、形态三个方面来考量,这每一篇都是大课题,我这里只能简单地说一说。

     先说生态吧!生态指的是市场环境,以艺术市场为例,法律法规极不健全,信息不对称,缺乏科学的估价体系和权威的保真体系,更缺乏全民参与的保障体系,市场行为的监管极不到位,国有、私有的艺术财产权得不到有效保护,其结果只能用二个字来概括:一是乱,二是假。如果说市场发展前期政府无为而治、任其发展是一种策略的话,现在市场已到了初具规模,并有可能成为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关键时刻。政府作为营造环境的大师,再不能作为旁观者了,而应该主动介入,规范市场,加强监管,鼓励创新,制定标准,政策配套,立法保障。政府有形之手的适度参与,正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是制度优越性的充分体现。只有基础牢固,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才能成其为可能;只有环境优异,文化经济之树才能茁壮成长。

再说业态吧!还是以艺术市场为例,陈旧落后,流动性差,金融介入几乎为零,还是停留在集贸市场、简单店面阶段。好不容易引入拍卖形式,又变形走样,成为了大众艺术品的定价场,成为了少数人暗箱操作的发源地,成为了腐败的温床和洗钱的天堂:拍卖不保真,产权难界定,责任不承担,一二级市场错位。凡此种种,已违害行业的进一步健康发展,让新的参与者望而却步,金融的介入更成为了一个遥远的梦。

三是形态。艺术类企业普遍弱小,法人治理结构没有落实,自我约束能力极差,产业分工不明,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混为一谈。中介组织不够发达,且缺乏相应的资质认证和行业管理,形式上分散,管理上粗放,诚信度极低,缺乏龙头企业和现代化的专业大市场。

问题扯远了,但又不能不涉及。让我们还是回到艺术与金融隔河相望这个主题上来吧。要打破这种局面,有两种选择,是造船还是建桥。造船代价低、难度低、安全系数也低,随着市场的逐步规范和时间推移,在市场原则的引领下,双方都会加入造船的行列。西方主要是造船模式,是市场的自发行为;而建桥投入大,技术难度高,效益显著。以目前的基础,单靠市场的力量是不够的,需要国家的支持和帮助。我国一直强调赶超模式,以我国现有的经济基础、市场需求和独特的社会体制完全可以一步到位,直接建桥,不必跟在西方的后面亦步亦趋。金融海啸提醒我们走自己的特色十分必要,什么是中国特色,就是政府主导型的市场经济,而不是任其自由发展的市场经济,我们应该牢牢把握这次金融海啸带给我们能够参与世界经济次序重建的历史机遇,建设一个国家主导型的、有金融接口、有国际通道、有权威标准、有科技含量、有大众参与的资源相对集中的艺术品产权交易市场,从而实现由小众向大众的转变,完成由产品向产权的提升,促使资源向资本的跨越,在体现国家主流价值观的同时,引领中国艺术品走向世界,有效应对西方世界来自市场的挑战,维护我国的文化安全。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除了战略对战略以外,一定是市场对市场。我们应学会用市场的手段,牢牢控制定价权和话语权。没有定价权不奢谈经济,没有话语权从何谈政治,二权皆失,主导权更成了无稽之谈。经常有人问我,这种新业态,西方为什么没有?我总是笑答:西方的金融海啸你要不要学,我国独创的产权交易模式你可不可以学。文化创意产业的关键在创新,我国优越的社会制度是成功的保证。

言归正传,如果我们选择建桥,我认为难度在桥的原理设计和桥墩的构造,至少需要四座桥墩:第一座是立法保障;第二座是权威标准(指的是相对的行业标准);第三座是制度安排(分工、激励和中介的完善);第四座是监管机制(加大处罚力度,增加不讲信用的成本,打击犯罪活动)。如果政府有决心完成这四项基础工程,剩下的桥面施工与交通工具的选择就是专业公司和金融机构的事了。前些天,我专程去拜访过国投信托的老总吕益民先生,他对艺术的垂青以及探索中的困惑,在金融界是有代表性的。我对他说:你的困惑正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困惑,你作为一个金融机构不可能为过一条河去造一座桥,太奢侈了,应该是由专业的公司在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去完成,你只要开车上桥就行了。我几年来一直设计的就是这么一座桥,希望通过这座桥打通艺术与金融的阻隔,更好地为艺术与金融提供专业化服务,促进两者的繁荣与发展。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就是能找到利益相关者的交易结构,形成多方共赢。在未来的这场游戏中,无论是国家、艺术从业者,还是中介组织、金融机构、大众投资者以及收藏界都会是大赢家。因为五千年中华文明孕育的艺术宝藏,经过三十年改革开放经济高速发展的孵化,即将呈现的是价值的爆发性增长。蛋糕足够大,见者都有份。作为国家文化主管部门的决策者应该把艺术资源转化为艺术资产,让国民在这场艺术盛宴中享有参与权、收益权,进一步保护国有私有的艺术品财产权及知识产权等议题摆上议事日程。只要想做,就能做得到。天时、地利、人和,一应俱全。

文以载道,艺以弘德,物换星移,乾坤斗转,我坚信,艺术市场的春天巳不会太远!
  评论这张
 
阅读(131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