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

文化产业 金融投资 民营企业

 
 
 

日志

 
 
关于我

彭中天,属兔,赣人。毕业于江西财经大学,美国南加州大学(SCUPS)工商管理博士,高级经济师,民革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江西省政协常委,南昌市人大代表,南昌市人民政府参事,北京大学研究员,北京科技大学企业与产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江西省社科院特约研究员,江西省社会主义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文化创意产业专家库成员,江西省文联顾问,中国庐山品牌建设总顾问,中国版权共同市场首席顾问、国际版权交易中心总顾问、雅昌艺术网文化顾问,《管理学家》杂志总顾问,科瑞集团创始人、监事会主席

网易考拉推荐
 
 

文物管理与市场的十大死穴  

2009-07-24 06:2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物管理与市场的十大死穴 - 彭中天 - 彭中天的博客[中天语思]我国历史悠久,文化昌盛,是名符其实的文物大国,就“文物”二字而言,“文”代表其文化属性,决定其价值形成。“物”则代表其物理与商品属性,决定其交易特性。“文物”二字在文字上早巳浑然一体,但在现实中其价值与交易的结合却不尽如人意,存在诸多缺陷。我是研究投资与金融的,因此我想就当前形势、文物管理与文物市场中存在的一些突出问题,以经济学的眼光来谈点自已不成熟的看法。

 伴随着新年的钟声,沸沸扬扬的兽首事件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也让中国文物界遭受了一次奇耻大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结果是你我必须承受的。一个小小的佳士得,竞然敢与你堂堂的中国政府叫板;一个事先设计的商业阴谋,居然成功地调动了广大民众脆弱的民族情绪,绑架了媒体,进而挟持政府表态,从而达到其商业与政治目的。从纯商业操作来说,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成功的案例。但我们通过兽首事件所暴露出来的战略问题、政策问题、法律问题、管理问题、市场问题难道不该深刻反思吗?!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应该感谢佳士得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知耻方能后勇,否则会有更多的类似事件在等着你。你们可以不信,但我深信,因为我知道任何事件的产生都犹如火山爆发是矛盾积累的结果。反观我国的文物管理与市场的确问题多多,稍加归纳存在十大死穴。                                                        

 其一:产权不清不楚。所有权和实际控制权严重分离,在法律和价值的双重挤压下,低价流失成为理性选择。

其二:信息不透不明。信息的不对称和扭曲必然导致市场的混乱和参与人群的却步。

其三:政出多门,管理无序。市场缺乏统一的管理者和相关的法律支撑。

其四:没有形成市场责任主体。中介不发达,人治代替了法治,伪专家满天飞,产业化水平不高。

其五:价格的生成不科学。少数人定价、非理性定价、外国人定价。没有形成科学的价格生成体系。

其六:缺少相对行业标准和合理的游戏规则。既无相应指数又没有公开、公平、公正的交易市场,真假莫辩更是一大奇观。

其七:缺少大众的参与和分享机制。现在的市场门槛过高、收益过于集中是十分不合理的。文物的价值是历史与现实合力形成,人民政府有义务让大众参与和分享。

其八:金融对接无门,后劲乏力。金融是百业之首,金融的基础是理性与信用,而文物市场恰恰是背道而驰。没有金融的介入,产业化即成空谈。

其九:科技运用程度低下。现代科技在权威机构被排斥和边缘,反倒是造假行业对科技成果倍加推崇。

其十:政策的制定落后于市场的需求。专家多而乱,市场小而散。政策制定者没有与时俱进跟上时代的脚步。

问题只是表象,根源在深层。

第一,是观念落后。管理者缺乏市场意识,视市场为毒蛇猛兽。管理及政策制定者的观念仍停留在计划经济和文化事业的框框内,没有与时俱进。这就是至今我国只有文物保护法而没有文物流通法根本原因。但现实生活中,文物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在世界范围内及中华大地频繁的交易,且愈演愈烈。有经济行为而缺乏相应法律的规范,至少是管理落后的表现,或称之为行政不作为。我国文物管理部门奉行的是典型的驼鸟政策。堵而不疏、视而不见。以治水为例,只堵不疏古今中外没有成功案例。市场的发育与规范必须从源头抓起,业内外普遍呼吁文物法的修改巳是当务之急。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从文物大法的修正到生态环境的治理是文物市场走向规范与繁荣的第一步。

第二,是对产权的漠视。物权法千呼万唤始出来,在文物界却沒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和落实。产权是市场交易的前提与基础,文物产权是一个棘手而又敏感的话题,但又是文物市场发展中绕不过去的重要问题。没有产权就没有正义,没有产权也无从谈管理,没有产权的市场焉能不乱!对产权的界定巳提上议事日程,对产界的确定既是管理者的职责所系,又是文物部门的机会所在。困难与机会并存,机会大于困难,是到了考验文物主管部门执政能力与智慧的时候了,历史必须了断,今天不做将来只会更难,而且成本会更高。五千年的文物,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孵化,其价值巳呈现爆发性成长的态势,价位的走高,市场容量地不断扩大,正是解决产权问题的最好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明确产权的形态是迈向成功管理与推进文化产业的第二步。

第三,是业态陈旧。充斥市场的还是延续千年的集贸市场以及被中国特色了的拍卖方式。与现代商业文明格格不入,与文化大国的地位严重失衡,也与经济强国的身份不符。无论从资源的角度,还是市场的角度,或是经济的角度,中国都应该成为世界文物交易的中心。我们应该是拥有文物市场话语权和定价权的,可偏偏我们没有。东方文物的定价权被西方所控制,令我辈汗颜,究其原因我国文物市场业态的陈旧与落后不能不说是主要元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业态的竞争是决定市场占有的重要因素,因此提升业态不仅是时代的召唤,也是通向成功不可回避的第三步。

文化需要传承,历史必然演进。以史为鉴,鸦片战争带给我们的启示是:落后就要挨打;变革方能图强。我们想要打败佳士得之流,光凭爱国热情是不够的,而必须从文化战略上、政策调整上、业态提升上、市场建设上狠下功夫,迎头赶上。我国历史悠久,文化资源丰富,市场广阔,经济实力强劲。完全具备成为世界文物中心的基础条件,缺的只是市场环境与新的业态。我们想要获得世界文物市场的主导权,就必须占领市场的制高点,通过制定标准和规则来获取话语权和定价权。没有话语权无从讲政治,没有定价权从何谈经济。这是常识。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我今年在“二会”上提出了成立文物产权交易所的提案,并成为热点话题,接受了上百家媒体的采访。

所谓文物产权交易就是在实物交易基础上的业态提升。是以制度经济学、风险流动理论、证券与产权交易实践为基础衍生而来的一种全新的交易形态。它可以利用产权的切割将标的物的受益权无限地细分,从而降低文物进入的门槛,增加流动性,减少风险,扩大成交量。这样大众就能够参与并分享文物增值带来的利益。把大物细分(产权切割)和把小钱变大(投资基金)是其主要功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一个统一且规范的专业化市场,通过确权、确真、确价、托管、上市、流通和退出的流程设计和相应标准的制定,在科学的指数指导下,大众能够有序地进入;公平地交易;合理地收益;正常地退出。并且可以实现文物与金融的无缝对接。

总之,文物市场的发育与成长除了生态、业态与形态三要素之外,解决好大众的参与问题与金融的衍接问题是实现产业化的二大难题,文物产权交易模式的诞生,无疑将破解这二道难题,使中国站在世界文物交易的最高峰,成为继股市与楼市之后拉动内需的重要抓手,也将成为影响世界经济走向的一个持久动力。

 

 

 

  作者:彭中天 北京大学产业与文化研究所理事长

 

 

 

 

 

  评论这张
 
阅读(209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